<rt id="5winc"><wbr id="5winc"></wbr></rt>
<tt id="5winc"><source id="5winc"></source></tt>
<listing id="5winc"><b id="5winc"></b></listing>

    1. <bdo id="5winc"></bdo>
      
      
          <bdo id="5winc"></bdo>

          熱門關鍵詞:   一帶一路??旅游??學霸練成記??漢文化??同城活動??

          有些情感暴力,已經成為了精神的恐怖襲擊

          2020-01-13
          來源:人物
          人瀏覽 ?? 評論 ? ??

           
            2019年冬天,我們見到許多壞事的發生。比如宇芽被家暴、再比如北大包麗的遭遇。每當這樣的事情出現,輿論激起高浪,人們總會提出相似的問題。
            
            整個過程中她也曾有反抗,為什么最后還是沒有成功?最初她堅定地認為最美好的是自己的將來,但最后卻稱自己為一塊垃圾,這種變化是怎么發生的?離開施暴者為什么如此困難?
            
            2018年冬天,《人物》記者曾在一次會議上遇見咨詢師藍奧,當時他已經在關注這些問題。藍奧曾在司法系統工作了18年,成為全職咨詢師后,他關注的領域包括親密關系中的情感暴力、PUA、殺豬盤、家庭暴力,每年接觸上百個個案。我們和他聊了聊,關于情感暴力如何產生,如何深入,以及我們該怎么分辨、抽身而出。
            
            《人物》:每當類似這種親密關系中的暴力出現,你們常被問到的問題是什么?
            
            藍奧:其實平時不管是做咨詢還是學術交流,我們經常會被人問兩個問題,第一個是當事人為什么這么傻?這么容易被人騙?第二個問題是,為什么當事人很難走得出來?但事實上,有一些情感暴力,已經上升到了更深層次,變成了心理的恐怖襲擊,或者說精神的恐怖襲擊,是很難逃脫的。
            
            《人物》:但當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擺在大家面前時,網絡上會有很多人提出這樣的疑問,一個心智正常、受過高等教育的女性,怎么會一步步墮入困境?
            
            藍奧:這也是一個誤區。公眾總習慣把所有問題歸結為智商問題,但其實不是這樣的。我們有個詞叫「愛商」,這和學歷、家庭、出身可能都沒有絕對的聯系。學歷不代表情商、鑒別能力和心理承受力。
            
            而且大多數時候,施暴者都是挑特定性格弱點的人來傷害。他們尋找你本身的弱點,并擴大這個弱點。如果有人批評一位女性不是處女,但她有非常堅定的信念,可能對方說出這句話來時她會立刻反擊。但另一些女性在這個問題上會有動搖,施暴者就會強化這部分脆弱感,重點突破,重復打擊。
            
            《人物》:你說的心理恐怖襲擊,它是怎么完成的?
            
            藍奧:這種心理恐怖襲擊是以動搖價值觀為基礎的。先否定你、動搖你、打擊你,最終讓你沒有穩定的三觀,解構你的世界,并讓你無法重構。
            
            我們都知道人的人格、思想、感受、情緒和認知,都有被構建的一個漫長過程。父母教育、學校教育、自己成長。就像裝修房子,你裝修了十幾年。但在一段出現了情感剝奪的關系里,它會反向構建一些東西,或者在拆解之前構建的東西。就像房子里進來一個拆遷的,一錘錘往這里敲,受得了嗎?受不了。有更嚴重的,不是錘子來敲了,它是什么?鏟車,「咣當」一下子摧毀掉了。
            
            那些通過暴力毆打,是很低級、野蠻的方式,施暴者們覺得「更高級」的是精神上的嘗試,從根本上動搖你的價值觀。所以就像很多報道里看到的那樣,受害者能在很短的時間內被加害者裹脅、誘惑,去做那些我們現在看起來匪夷所思的事情。
           

           
          圖源《致命女人》
            
            《人物》:那在一段關系開始之初,可以有一些辨識的方式嗎?
            
            藍奧:其實就是兩個核心,控制和迫害。什么是控制,比如當一個人說出類似「你必須怎么樣做,才能怎么樣」,就要警惕了。比如拍裸照,比如說「你全身都是我的」,這些都是控制。實際上紋身也是一種控制的手段。我遇到過這樣一個案例,一對夫妻,妻子是全職太太,丈夫要讓妻子在背后紋上自己的名字,讓她一年四季都不敢穿露背裝,妻子答應了。這就是儀式感的一種標簽。這位男性相當于把全職太太當成一個寵物關在了家里。
            
            我們這行經常說一句話: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我們之所以讓流氓得手,無非有兩個原因,第一,我們沒有意識到它的危害性;第二,我們被打了個措手不及。錯不在受害者,只是因為她們遇到了專業選手。
            
            《人物》:但在一些案例里,你會發現受害者并不是一開始就被完全控制的,她會反抗,她也想努力爬出深淵,但最后就是沒能成功。為什么會這樣?
            
            藍奧:首先是施暴者給了大量負面信息的漫灌。他們絕對占有的姿態,會讓受害者逐漸受制于人,嚴重的會患上斯德哥爾摩綜合征。而且很多時候,施暴者會刻意造成受害者與社會的對立,當身邊問「你怎么還不跟他分手?」「他到底哪點好?」的人越多,這種孤立無援感越嚴重。這時候只有施暴者對她伸出了手,同時更是把她推向了深淵。
            
            《人物》:還有一些案例,到了后期,施暴者會讓受害者要么自傷、自殘,要么做出一些可能會違反社會規則的事情,這是什么心理?
            
            藍奧:這就是給對方制造一種創傷,會讓對方內心產生一種喪失感。而且當你做了一些難以啟齒的事情,施暴者掌握了這個記錄,將來的事情不管你敢不敢干,你都要干。這會讓受害者覺得和社會割裂、被孤立。也像恐怖組織的投名狀,加入之前要出去殺兩個人。這個邏輯是相似的。
            
            其實你從每個片段看,你都會覺得受害者做出的事情很讓人意外。如果你一上來就問一個女生,你能不能為我自殘,她肯定罵你神經病。但整個聯系起來,系統地看,她會答應是必然的,因為她的認知系統已經被破壞了。
           

           
          圖源《煤氣燈下》
            
            《人物》:還有一些施暴者宣稱要自殺,這怎么理解?
            
            藍奧:我本來是加害者,我想用這一項攻擊你,我攻擊不了。好,我反過來,扮演成受害者,強迫你成為加害者。當你的道德感開始動搖,你接納我,那我就反過來把你最后的道德感踩掉。
            
            《人物》:當人們陷入到這種情感暴力之中,外部世界一般會充當一個什么樣的角色?
            
            藍奧:很多時候受害者不能回頭的另一個原因,就是逃脫不掉社會的建構。特別是對女性受害者來說,整個社會有對女性的偏見,類似處女情結、重男輕女、三從四德,都是她最后無力掙扎的原因。當一個人被壓制,認知就會退行,退到最早最原始的部分,那對她的傷害性就更大了。這種傷害不能稱之為痛苦,痛苦太輕了,這種傷害是致命的。
            
            《人物》:你有沒有印象比較深刻的類似案例?
            
            藍奧:我手頭上有一個個案,是一個西北的女性。她長得非常漂亮,是一個酒店大堂的副理,家里在當地也非常好,是做工程的世家。15年前她老公追她的時候就說,我現在已婚,我跟你結婚之后,不會從一而終,還會不斷找女人。但這個女性還是嫁給他了。
            
            結果她老公真的信守諾言,結婚以來不斷出軌。這個女性為她老公生了一個女兒,有多次的宮外孕,卵巢都割掉了。直到他最后出軌了自己的女司機,她才來尋求我們的幫助。最后刺激她的點是什么?她給我們看了這個女司機的照片,比她年齡大很多,遠不及她漂亮,甚至看起來像她媽媽。她才最終覺得無法忍受。你可以在這個案例里看到了打擊和壓制的部分,就到了這個程度。
            
            《人物》:那在這樣的案例里,你們要做的工作是什么?
            
            藍奧:在對方被傷害到這種程度的情況下,要再把她恢復到健全、健康的心態,不是靠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方式就能解決的。我們要做的其實等于重新幫她們打地基、建房子、重新裝修。是建造一座新房子。
            
            西北這個案例,我們也是照著這個邏輯去處理問題。最開始她說她老公是深愛她的,是女司機不好,勾引了她老公。我們按照尊重和接納的原則,幫她一層層往下剝——好,他愛你,他愛你到什么程度?剝到最后她發現了,她老公是不愛她的。
            
            為什么?可能在老公的心目中,把她當成女奴,和女司機是同樣層面的人。而她曾經以為自己是很高一層的女主人。所以后面我們就照著這個思路,從(老公眼中)女奴的身份回歸,一級一級往上走,幫她的心理恢復到跟她老公平起平坐的的位置。
            
            《人物》:施暴者把受害者看做女奴,這在很多案例里都發生過,這是一種什么樣的心理?
            
            藍奧:在很多情感暴力里,施暴者都會反復強調一個等級制度。為什么?很多人內心本身是很自卑的,他在生活的某個層面一定是在仰望別人。但當他故意劃分出很多階層,就可以讓自己原來在底端的內心極度膨脹。我有一個報復你們的機會,這是激發人性中惡的第一步。
            
            為什么這種等級總是以「寵物」或者「奴隸」的形式出現?因為他們首先是人,人的共性,你還是會有愧疚感。但是對方如果是動物,物種之間有隔離,你的愧疚感和矛盾就完全消失了。
            
            《人物》:如果從施暴者的角度來說,他們的人格是怎么養成的?我們怎么才能避免讓自己的孩子成為加害者?
            
            藍奧:中國式家長在表達愛的時候,往往是用傷害來表達愛,用控制來表達關懷。我之前做了一個個案,一個女孩子的戀愛一直不順,無法進入穩定的親密關系,不信賴別人。她就說初中的時候,她父親不讓她學騎自行車,怕不安全。結果她偷偷學騎電動車,把膝蓋磕破了,爸爸發現了,很心疼,心疼的表現是把她毒打了一頓。咨詢時我跟這位父親說,你以愛的名義,做了最傷害她的事情。你怕她受更大的傷害,結果你才是造成她受最大傷害的原因。
           

           
          圖源視覺中國
            
            那么長此以往,在這種原生家庭用錯誤的方式表達愛的孩子,就容易用錯誤的方式理解愛。他們會把迫害的方式來表達愛,把控制的方式當成關懷。
            
            《人物》:在性教育方面,我們還能怎么做?
            
            藍奧:父母要大大方方地對孩子談性說愛。性教育和情感教育同樣重要。一個例子是,為什么PUA中把「TD」(PUA專業術語,意為「推倒」)作為核心技術和重點課程?因為我掌握了你的性,就掌握了你的命脈。女孩子一旦被拍了裸照,就很容易崩潰。所以性教育里,對男性來說,性要尊重、公平,取之有道。那對女性來講,要告訴她們,性不是唯一的橋梁,也不是被誰先占了,誰就可以收過路費。它始終掌握在你自己手上,為你所有。(文/羅婷
          責任編輯:xhw020
          • 最新資訊
          • 熱門視頻
          • 縣區新聞
          A级高清免费毛片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