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5winc"><wbr id="5winc"></wbr></rt>
<tt id="5winc"><source id="5winc"></source></tt>
<listing id="5winc"><b id="5winc"></b></listing>

    1. <bdo id="5winc"></bdo>
      
      
          <bdo id="5winc"></bdo>

          熱門關鍵詞:   一帶一路??旅游??學霸練成記??漢文化??同城活動??

          風雨滄桑話黃埔 ——抗戰時期漢中的中央軍校第一分校

          2020-04-21
          來源:興漢網
          人瀏覽 ?? 評論 ? ??

          (李振峰)一所學校,橫空出世,名揚天下,家喻戶曉;一所學校,人才輩出,舍生忘死,衛國護邦;一所學校,駐漢八年,英才兩萬,勇赴國殤!這所學校就是——抗戰時期駐漢中的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一分校。這個分校,使古城漢中在黃埔校史尤其是中國抗日戰爭歷史上留下了光輝燦爛的一筆。

           

           

          國共合作 建校黃埔島

          在第一次國共合作中,孫中山1924年1月24日決定成立"陸軍軍官學校籌備委員會",確定廣州東郊黃埔島上原廣東軍校為校址。共產黨人為學校成立做了許多工作。如何叔衡在湖南、毛澤東在上海負責考生相關事宜。5月3日,孫中山任命蔣介石為陸軍軍官學校校長。5月9日,任命廖仲愷為黨代表。6月16日,黃埔軍校開學典禮,孫中山親臨致辭說:"我們現在開辦這個學校,就是效仿俄國。""開辦這個軍官學校獨一無二的希望,就是創造革命軍,來挽救中國的危亡。"黃埔軍校由軍校總理孫中山、校長蔣介石、校黨代表廖仲愷組成校本部。戴季陶、邵元沖、周恩來、汪精衛、包惠僧、邵力子、熊雄等先后擔任政治部主任,聶榮臻任政治部秘書,肖楚女,惲代英等任政治教官。教授部主任王柏齡、副主任葉劍英,訓練部主任李濟深、副主任鄧演達。蘇聯專家鮑羅廷,加倫等被聘為顧問。

           

          蔣緯國先生給張文德(字仁山)書信

          1927年4月,國民黨在軍校"反共清黨"時指出:"本校特別黨部及各級黨部,前被共產黨搗亂分子操縱把持,忠實同志多被排斥,本黨主義黯然無光。"黃埔軍校各級組織都有共產黨員并發揮了骨干作用,蔣先云、楊其綱、熊雄、李之龍、嚴鳳儀、陳賡、許繼慎、周逸群、惲代英、王一飛等擔任有關負責人。當時國共著名人物如譚延闿、張靜江、毛澤東、劉少奇、鄧中夏、蘇兆征等,都曾到校講演。1937年10月25日,毛澤東在《和英國記者貝特蘭的談話》中指出:大革命時期"軍隊有一種新氣象,官兵之間和軍民之間大體上是團結的,奮勇爭先的革命精神充滿了軍隊。那時軍隊設立了黨代表和政治部,這種制度是中國歷史上沒有的,靠了這種制度使軍隊一新其面目。一九二七年以后的紅軍以至今日的八路軍,是繼承了這種制度而加以發展的。"從1924年到1927年,黃埔軍校共招收六期學生1.2萬人,兩次廣州平叛、兩次東征,尤其是北伐戰爭,以共產黨員和黃埔學生為骨干的葉挺獨立團贏得"鐵軍"稱號。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取得空前勝利,黃埔聲威響徹中外。

           

          1926年3月,軍校改稱中央軍事政治學校。1928年3月,在南京成立"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簡稱中央軍校),黃埔島上軍校為預科。1930年9月,廣州黃埔軍校停辦。1925年至1937年,黃埔軍校先后開辦潮州、武漢、長沙、廣東、南寧、洛陽分校。

          中國共產黨以祖國統一、民族振興為己任,歷來重視黃埔學員的貢獻和作用。1941年10月延安黃埔同學會成立,選舉徐向前、肖克、林彪、左權、陳賡、羅瑞卿、陶鑄等15人為理事。1984年6月全國黃埔同學會成立,徐向前元帥為會長。1988年2月陜西省黃埔同學會成立。1988年11月漢中黃埔同學會成立。各級黃埔同學會為和平統一和民族團結發揮了積極作用。

           

          國難深危 洛陽到漢中

          1937年日本鬼子挑起七七事變,中華民族處于生死存亡關頭,國共兩黨再度合作共同抗日救國。抗戰期間,中央軍校先后開辦了九所分校,共培訓20多萬軍人走上戰場,為國家為民族獻出了青春和熱血!漢中一分校的前身是河南洛陽西工的中央軍校洛陽分校。洛陽"西工"又叫"西工地",1914年袁世凱在洛陽西關占地5千畝建了兵營,1920年吳佩孚擴至萬畝地、1.2萬間房設兵營。1932年1月28日晚,日軍突然進攻上海(史稱一二八事變)。當夜國民黨中央決定遷都洛陽,29日南京各部門遷入洛陽(當年12月1日返南京)。3月5日國民黨成立軍事委員會,定洛陽為戰時首都,西安為陪都。3月18日蔣介石在西工就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委員長"的稱謂始于此)。5月決定在西工開辦中央軍校洛陽分校,祝紹周任主任。 

          1933年10月10日蔣介石主持開學典禮。1936年10月29日,蔣介石"避壽"為名入住洛陽分校,蔣為洛陽分校題詞"報國效命之謂忠,盡瘁民族之謂孝。"蔣住一月后到西安,西安事變后12月25日,蔣乘飛機到洛陽西工,洛陽分校師生列隊迎接。蔣介石走出機門時,祝紹周帶頭高呼口號:"蔣委員長萬歲!"當張學良走出機門時,祝高呼:"打倒張學良!"蔣擺手示意制止。到1937年洛陽分校共畢業9千多人。還為韓國培訓軍官415名,后成為韓國義勇隊和光復軍的骨干。

           

          第一分校校部遺址1937年七七事變后,蔣介石決定洛陽分校西遷漢中,改名為中央軍校第一分校。當年11月第一分校師生2千多人遷到漢中,校本部先后設在原鎮臺衙門(今漢中歌劇團)、南鄭圣水寺,相關部門及學員隊分駐北教場(今萬邦廣場)、古漢臺、圣水寺周邊和武鄉鎮的桑園壩、毛寨等一帶祠廟。一分校選定石堰寺村為校址,當局征調民工數千人修建了公路和宿舍、教室、禮堂、操場、小學、幼兒園等,1939年竣工入住。當時軍校招生一是部隊素質好的士兵,二是從各省招的學生,漢中先后報考軍校500多人。各分校校長是蔣介石,另設主任負實際責任,由軍校本部統一編制學生規模、期次,學制一到三年不等。漢中一分校從1937年11月15日至1944年12月25日,畢業學員四期(十四、十六、十七、十八期9個總隊)8210人,培訓12246人,一共畢業2萬多人。當年學員到漢中一分校來,其路途很是不易。軍校學員洛陽到西安火車走了5天,再往漢中步行7、8天。14期學員王景文回憶:"從西安往漢中途中幾次露宿,雪花飄滿被子,天不亮出發,走到晚上累得吃干糧的勁都沒有了。"18期學員恒治邦說:"1941年6月我18歲,從青海西寧17名學生步行43天,大家雙腳磨爛、 血膿不止,疼痛難忍、非常艱難,但有一腔對祖國的熱愛和對侵略者的仇恨,這些皮肉之苦便不再話下了。"16期吳淦、楊威等11名學員回憶:"500人從成都步行8天,雙腳磨破,腰酸腿痛,如無挽救民族危亡的決心,是很難做到的"。

           

           

          蔣介石防空洞主室

          千錘百練 磨礪出精兵

          嚴字當頭,慈不掌兵,是黃埔軍校一大特點。軍事課程有:戰術、兵器、地形、筑城、交通、軍制等,還有帶兵操典、射擊教學、夜間條令、陸軍禮節、內務規則等。基本教練:從單兵立正、稍息、轉法、持槍到班排連營訓練。戰斗教練:從單兵戰斗到班排連營的攻防、追退、遭遇戰等。野外訓練:單兵偵查、暗哨、班排連營行軍、駐軍勤務等。生活物資由漢中供給,抗戰時艱,只能勉強溫飽。18期王耀東回憶:"漢中物產本富,但當時駐軍奇多供應量大,生活條件自然很差。"軍校管理嚴格,不準喝酒,不準吸煙,不準喝茶。學員邱思達、王景文等回憶:"訓練生活均有制式要求,不準稍有違反,否則罰站、罰跑步等,重則關禁閉。每天訓練十二小時以上,使人筋疲力盡,許多學員暈倒過。星期天打掃衛生或進山打柴,往返二十里每人50斤。軍校艱苦,常人難以想象;生活簡陋,學員終生不忘。沒有人叫苦叫累,沒有人當逃兵,大家始終激情澎湃,干勁不變。"16期學員程群鎖回憶說:"圣水寺一株漢桂,蒼老而青翠,遮蔭百尺,歷經千載,風姿依然,金秋時節香溢十里。十一總隊千名同學在這塊寶地上千錘百煉。佛堂是課堂,竹凳圖板當桌椅,一日三餐糙米飯和菜湯,艱難困苦磨意志、酷暑嚴寒練體格。各位長官無論嚴寒酷暑,頭戴鋼盔全副武裝,邊講邊示范,對射擊、隱蔽、移動、掩護等都要求先發制敵。我分派到太行山與日寇血戰五載,大小戰役數十次,終能克敵制勝。同學王成希、曹家和等率部與敵肉搏拼殺壯烈犧牲,時年才二十歲,壯哉!壯哉!"17期黎明、彭承祜寫道:"起床到早操十分鐘,穿衣打綁腿、入廁洗漱整內務等,剛入校集合常有人褲子邊跑邊系,常受長官訓斥,時挨老拳。一次到城固西北聯大背運雙層鐵床,天不亮開飯步行50里到城固拿到鐵床已天黑,干糧中午吃了,又饑又餓背上鐵床返回,次日天明才到武鄉鎮。"18期河南學員馬鐵珊說:"我16歲從寶雞步行7天到軍校,第一天剃光頭后就在河灘上練匍匐前進,直到頭暈眼花,惡心欲吐。"一分校多次步行拉練,在勉縣、寧強、西鄉、城固、石泉等地進行實戰演練。

           

          重視政治教育,培養愛國勇士,也是黃埔軍校的一貫傳統。翻閱資料、觀看老舊照片和老兵回憶文章,目之所及,令人肅然!黃埔分校大門有一副對聯:"升官發財另走別路,貪生怕死莫入此門"。18期學員楊正元1989年回憶頗能代表:"1938年我到校門口看到這幅對聯,半個世紀記憶猶新。五十多年出生入死、風雨坎坷,我始終以這幅對聯為座右銘,不負黃埔軍校教導,不愧為黃埔軍人。"漢中一分校重視教育,以明確方向、堅定信念、注重修為、教化精神、培養氣節。進校先講黃埔校史、校訓等,每天唱黃埔校歌、升國旗、集體朗誦總理遺囑、"軍人讀訓",晚點名唱校歌后高呼口號。校園豎立醒目的大標語:"不要錢、不要命、愛國家、愛百姓"、"發揚黃埔精神,振興中華民族"等,墻壁上也寫滿了抗日救國自強自勵的標語。漢中一分校學生也有共產黨員。陳光舜先生是16期學員,陳193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39年春考入一分校,畢業到西北軍38軍參加娘子關、中條山等對日作戰。1945年組織安排回解放軍,參加上黨、豫北、豫西戰役等,1982年離休(軍職),1998年當選為陜西黃埔同學會會長。18期學員李守純是38軍排長,是范明同志負責的共產黨軍工委決定到黃埔學習的,一批50人其中24人是共產黨員。許多老兵晚年回憶都說:"在一分校熬過了艱苦訓練,完成了從老百姓到黃埔軍人的過渡。鍛煉了一個好身體,學到了殺敵衛國的本領。""回思往事,猶喜盈于懷"。許多學員對石堰寺也贊美有加,18期王振圖寫到:"母校背靠天臺,泉水叮咚,蒼松翠柏,金柿遍野,山花爛漫,景色宜人。南望漢中盆地,沃野千里,金稻滿目。"

           

           

          故人軼事 聚散皆是緣

          一分校漢中八個年頭,李宗仁、于右任、白崇禧、陳繼承、鹿仲麟等國民黨高官分別到校視察或主持活動。蔣介石兩次到漢中。1944年5月7日,蔣介石乘飛機到漢中主持第18期學員畢業典禮,住在石堰寺一分校。5月8日,到漢中丁家營青年軍206師檢閱官兵。蔣還觀看了一分校山地兵團演習。官兵全副武裝以鐵抓鉤甩向山頭掛牢大石頭或樹干, 迅速攀上懸崖,上到山頭即向敵沖鋒。還有飛躍山澗,山地步兵以槍榴彈發射牽引繩,在兩個山頭間架起繩纜,軍人掛在繩上滑行并持槍射擊……。 

          1945年9月28日,蔣介石第二次到漢中,陪同有美國史迪威、魏德邁和白崇禧、賀耀祖、羅卓英(時任青年軍總監部部長)、蔣經國(時任青年軍政治部主任)等,到機場迎接的有漢中行營主任李宗仁、陜西省主席祝紹周、206師師長方先覺(衡陽47天保衛戰的第10軍中將軍長)、漢中專員章履和(原漢中一分校少將副主任)等,蔣下榻石堰寺官邸。在漢期間,檢閱了駐石堰寺原一分校的206師(1945年軍校并入新疆九分校,校區移交206師。蔣緯國時任206師616團2營營長)官兵,接見漢中官員、駐軍團以上軍官。

          漢中一分校先后三位主任,經歷結局讓人唏噓感嘆。

           

           

          祝紹周題梅園石碑 祝紹周(1893-1976),生于紹興農家,保定軍校畢業,1932年任第5軍參謀長,一二八淞滬會戰中協助張治中軍長指揮與日寇血戰,行前立遺囑,讓兒子為國報仇。1933年任洛陽分校主任后一分校主任,1939年任鄂陜甘邊警備司令,1944年任陜西省主席,1948年任京滬杭警備司令部副總司令,1949年去臺灣,為"光復大陸設計委員會"委員,1976年3月病逝臺北。祝紹周為第十四期同學錄作序寫:"國家興亡,民族存滅,關系在此一戰。"要求學員"自強不息,奮斗到底,以一己之生命,換取民族之生存"。祝生活簡樸,愛好翰墨,工于畫梅。1943年以禁煙為名,冤殺漢中先賢、我國農墾先驅、國民政府農林部黎坪墾務局局長安漢先生,引起人民群眾憤慨。

          1947年10月7日,奉胡宗南之命殺害民主人士杜斌丞。杜是教育家、社會活動家。杜死之后,毛澤東為其題詞:"為人民而死,雖死猶榮"。鐘彬(1900-1950),廣東興寧人,黃埔一期,參加東征、北伐和一二八淞滬作戰。任少將旅長在江西圍剿紅軍,1935年春獲悉并上報瞿秋白三百紅軍從上杭突圍情報,紅軍突圍失敗瞿秋白被俘。1937年任中央軍校總隊長,1938年任88師中將師長在河南與日寇激戰,1939年4月任一分校主任。1942年1月任71軍軍長,在怒江抗擊日寇。1944年6月率部參加遠征軍,在松山、龍陵與日寇血戰,國民政府授予青天白日勛章。1949年任第十四兵團司令官,同年11月22日在四川彭水被解放軍俘虜,1950年關押期間去世。鐘彬抗擊日寇堅決,治軍治校嚴謹,告誡學員:"人民痛苦,水深火熱,國家存亡,危在旦夕,務求殲滅倭寇,還我河山"。勉勵學員"堅韌自立,勿怠勿忽!聞雞起舞,擊楫中流,消滅倭寇,復興民族!"

           

          劉仲荻(1906-1960),江西龍南人,1924年東征有功任連長。北伐戰斗中腿部受槍傷仍把受重傷的副師長李明揚背出10里路脫險,即升任營長。1928年至1930年考取公費留學日本軍校。1935年任13軍參謀長(軍長湯恩伯)在綏遠與日寇激戰。1936年3月,任委員長侍從室第二組少將組長。1936年至1939年蔣介石派其到意大利陸軍大學專學"山地步兵"戰術。劉勤奮好學,精通英、俄、日、德、意等多國語言。1941年任七分校(西安)總隊長,任我國第一個美械特種部隊"山地步兵總隊"總隊長,在山西與日寇作戰。

          1942年2月任一分校中將主任。劉仲荻重視學員綜合素質,以意大利軍校"內務規則"為日常行為規則。1942年從云、貴接新兵創辦校屬山地兵教導團。1944年夏,劉率山地步兵師參加豫湘桂會戰。1946年任臺灣師管區司令,1956年任臺灣總統府戰略顧問,1960年臺北病逝。劉仲荻善于治軍練兵,是國民黨軍隊中文武兼備的名將。他號召學員"應須以必死之決心,冒死犯難,勇往邁進,收復已失河山,保全祖宗遺產,為民族謀出路,為子孫求幸福。""養成大國強國國民之風度,不為外人所輕視。"劉仲荻還寫有《敢死英雄贊》、《狄廬詩稿》、《中日抗戰勝利的因素》、《以寡敵眾戰法之研究》、《戰爭哲學》、《軍事戰略概論》等著作。《敢死英雄贊》節錄如下:"時當一九三八年......。池師求援二七師, 師長一諾不稍遲。七連連長王范堂,深心早已細掂量。全連捐軀剩五七, 戰術戰法更要張。揚長避短方為貴, 必須組成敢死隊。健兒大刀騁其長, 夜襲直入寇陣內。......范堂此時是天神, 摸營得手殺聲騰。隊員雖然有傷損, 數百鬼子已喪生。磯谷師團忙潰逃,中華勇士立功勞。所憾此役有除乘, 五七僅余十三人。范堂幸存人景仰,殺敵又有后來人"。

          劉仲荻主任一定想不到,他所歌頌的"七連連長王范堂",解放后轉業漢中。一個是黃埔教官,一個是黃埔學員;一個從漢中走上戰場去了臺灣,一個從國軍到解放軍來了漢中,二位的黃埔淵源和漢中情緣,均伴隨了終生。

           

           

          山頂操場

           

          浴血奮戰 盡忠保國家

          據一分校史料記載,漢中七年共培養出兩萬多名排長、連長,抗日戰場上一萬多學員英勇犧牲,其壯舉真可謂"輕生死重大義男兒本色,為國家灑熱血民族魂魄"。抗戰之艱難,日本鬼子對中國人民的殺戮、抗日戰爭的慘烈、中國軍人的英勇犧牲,都是今天的人們難以想象的。陜西黃埔同學會理事、一分校16期田秋軒說:"黃埔同學訓練有素,對日作戰戰果輝煌。同學孟憲文任連長,在馬頭寨戰役中與日軍一個連隊血戰三晝夜,把日軍全部消滅,孟當即升任營長。鄂西會戰中,我30軍在泄馬河殲滅日軍一個聯隊。敵軍尸體懷揣銅佛像,我軍犧牲黃埔同學懷存黃埔軍校校徽,鼓舞的力量是黃埔精神。我們為犧牲同學開追悼會無不高呼:'發揚黃埔精神、抗戰必勝'"。16期漢中籍學員李冠唐畢業任85師參謀,1944年5月在洛陽龍門與日寇激戰,李老說:"伊河兩側尸橫遍野,血流成河。到第二天下半夜,打退日軍十多次進攻,日本鬼子死傷4千余人。"16期學員有任國富、任國全兩兄弟,任國全晚年回憶:"胞兄任國富分到35師(師長孔從周)任連長,多次與日寇交鋒受到嘉獎。盧氏戰役中胞兄帶隊向日軍猛攻,在沖鋒中壯烈犧牲。此役胞兄一批16名黃埔畢業生有15名為國捐軀。"還有父子畢業于一所分校共同抗倭的動人事跡。18期劉澤沛說:"我父親劉近民畢業于洛陽分校,臺兒莊大戰胸部重傷昏迷三天。我考入一分校,父親鼓勵我掌握本領抗擊倭寇。我哥劉澤瀾后也參軍,父子三人抗日作戰直到勝利。"

           

          蔣介石防空洞內手搖發電機

          18期周雨舟畢業后任炮兵營排長在洛陽堅守48天,一次戰斗他連發數彈擊毀敵6輛坦克。他說:"一排長陸振德被打穿腹部,腸子流出仍手持機槍頑強作戰。1945年我任123師368團機槍二連連長,7月21日腿部受傷堅持戰斗,機槍手李紀德犧牲,我接過機槍狠狠向敵還擊。"16期馮殿堂派到53軍,他說:"1943年從湘西調云南參加遠征軍,我任軍直輸送團連長,輸送補給全靠人背馬馱。1944春翻越高黎貢山不少戰友被凍死,下山就向日寇發起攻擊,我同期好友劉知修連長率敢死隊猛攻中陣亡,僅23歲。"馮老先生是幸運的,他說兩件事最自豪,一是當黃埔軍人打日寇,二是隨53軍進入越南接受日寇投降,留下了一生揚眉吐氣的回憶。一分校14期米智任連長參加遠征軍,作戰失利經野人山向印度轉移,"大雨滂沱,糧盡無補,靠野菜、芭蕉根充饑,衣服整天濕淋淋的,日復一日竟達三個月之久,戰友死尸沿途可見。我的連只有三十人活著到達印度。""經過整訓順來路返回前方,山高、路險、林茂、多雨,坐地休息時旱螞蝗蜂擁而至,人人都被咬得遍體鱗傷。幾乎爬行了七天,終于到達他加堡。""經過幾個月準備,我軍士氣旺盛,武器精良,力克強敵坂垣師團,大軍勢如破竹攻克臘戍,為最終擊敗日寇奠定了基礎。"

           

          原一分校校門漢中兩位黃埔軍人的事跡也是感人至深。張文德先生畢業于黃埔九期 ,抗日作戰多次受傷,右眼因傷失明。1938年6月張任78師連長,在河南杞縣大王莊與日寇拼殺,全連只余50余人,張腿部中彈仍堅持指揮。1949年12月任團長在四川德陽起義,1950年在西南軍區軍官學校學習,因覺悟高、表現好,在學校大會上受到賀龍同志(時任西南軍政委員會副主任)的點名表揚。他是造詣頗深的著名書法家,把《石門頌》、《石門銘》兩體漢碑融而為一,編寫書法著作多本,培養書法學員千余人。張先生當年任駐漢中青年軍206師616團副團長,蔣緯國任該團營長,兩人交往甚好。張先生接受《人民日報·海外版》、《香港文匯報》、《陜西政協報》等采訪,傾談與蔣的相處之情,還托人給蔣帶去信函和書法字帖等。1993年元月蔣給張來信寫到:"近聞大陸于革新聲中,推動有中國特色之社會,誠如一大福音,必以為全體中國人共所樂行。而此間日益囂張之臺獨氣焰,亦可自然消彌無形。如此我中國人在國際社會重顯尊容也。"蔣張二位先生當年并肩抗日、老年共盼統一,體現出濃厚的家國情懷。1952年轉業漢中任褒城縣文化館副館長的王范堂先生,便是當年劉仲荻主任贊頌的"七連連長"、享譽全國的臺兒莊敢死隊隊長。20多年前,著名作家王蓬先生滿含激情寫了"臺兒莊敢死隊隊長沉浮錄"的文章,真切詳實地講述了王范堂的英雄事跡和高尚人品,廣大群眾知道了這位默默無聞的民族英雄!《人民日報》、《人民政協報》等媒體也對王范堂的壯舉作了報道。1987年5月9日王先生逝世,漢中地區領導和各界人士隆重悼念。

           

          1938年親到臺兒莊報道戰事的著名記者陸詒先生在1987年7月18日《團結報》發表長文《沉痛悼念王范堂同志》,介紹其英勇作戰的經歷,推崇其濃烈的愛國精神,文章結束語:"戰功卓越,永垂千古!"黃埔武漢分校畢業的王范堂,是一位充滿激越悲壯人生的傳奇軍人。他18歲從軍,參加過蔣馮閻中原大戰,參加過董振堂、趙博生寧都暴動。抗戰爆發立志報國,在盧溝橋戰斗、娘子關戰役、武漢保衛戰、中原運動戰、石牌要塞保衛戰等著名大戰中英勇作戰,1949年底,在四川成都已是少將副師長的王范堂積極配合謝錫昌師長,率領7千官兵光榮起義。抗戰八年、血戰八年,出生入死、屢建奇功。1938年3月,王范堂和胞弟王槐(30師戰士)都參加了臺兒莊大戰,王槐在莊內東門保衛戰中犧牲。王范堂時任27師158團3營7連連長,在陣地大部丟失的緊要關頭,奉命率130多名官兵進莊防守西北陣地,血戰4天后,打死敵人200多名,全連僅存57人。日軍炮火猛烈,我方陣地所剩無幾,戰場情勢十分危急!王范堂決心舍命一搏!他組織敢死隊夜晚出擊,出發時他鄭重宣布:"敢死隊就是拼命殺敵,奪回陣地,以死報國。"大家隨王范堂宣誓:"此行不成功便成仁,如不取勝誓不生還。"經過半夜廝殺,給日寇重大殺傷奪回陣地,為整個戰役勝利作出了重大貢獻。57名勇士生還13人,都是傷痕累累、軍衣襤褸、血人一般……。

           

          臺兒莊戰役敢死隊隊長王范堂(晚年定居漢中)帶隊出發前 

          天臺尋蹤 走進石堰寺

          石堰寺村在市區以北20公里,是天臺國家森林公園的一個景區。天臺山一峰獨秀,眾山頭群星伴月,三面峰嶺逶迤連綿,往南逐漸敞亮延展至漢中盆地。劉邦、蕭何駐漢中時開鑿石堰,灌溉田地惠茲百姓,后人紀念先賢崇祖敬佛,唐時修建石堰寺。此處背靠天臺主峰,東溝西溝二水交匯,地勢險要幽靜,當年軍校校部設此。原石堰寺院現為黃埔山莊(農家樂),依山就勢整體格局未變,上院北側和東西頭有房屋十余間,小院有樹有花,臺階下約一千平米院子,這是當年為蔣介石準備的行宮"梅園",上下臺階處還有祝紹周書寫鐫刻"梅園"二字的石條一方。梅園西側是約30畝的上下兩級大院,可明顯看到多處房屋舊基,最大一處據說是校部辦公樓。此房后10米遠山坡有專為蔣介石修建的西進東出的防空洞,洞口鋼板門高1.8米、寬1米、厚3公分,洞內鋼筋混凝土白灰粉刷,西口進去是1.2米寬、2米高、8米長逐漸低下的通道,頂頭有一部銹蝕斑駁的手搖發電機,東進主室約7平米,往東南拐約25米出洞,防空洞總長約40米,主體距地表約8米。校部以南兩公里范圍是原軍校校區,現在是漢中療養院(1955年遷入)的辦公區、醫院、病區等,還有田地和零星農家。筆者在療養院代春保同志引導下,在病區看了操場檢閱臺舊址、磚柱土糊基的學員宿舍(已是危房)、東邊土山磚砌防空洞(可容上百人)。估計當年校區范圍,最低也在千畝以上。

           

          作者走訪當地老人 我兩次與住石堰寺公路東側的趙文玉交談,趙老85歲,當過會計、大隊長,身體硬朗,思維清晰。我說趙老身體好,他說從小窮、下力早、經摔打,現在社會好,對農民關心,不干活光領錢,沒有啥不高興的事。說到蔣介石來軍校,趙老說:"我只知道一次,大概是1944年春夏之交,前幾天就有軍人到農民家來檢查打招呼,大長官來時不準出家門。派軍人在跟前每戶住了六七天,農民擔水挖菜都要跟上看住。王左明不許軍人拔他家地里的蘿卜,被軍人用槍托打倒在地不敢說話了。"趙老說:"軍校不準學員和老百姓接觸,學員砍柴背回去燒,買菜都付錢。1945年軍校停辦后駐軍紀律差,老百姓背菜背柴過路,攔住叫把菜柴放下,不給付錢光叫走人。"趙老還說:"軍校那幾年很熱鬧,早晚吃飯都吹號、唱歌,常聽到槍炮聲。我多次看到軍人拿著槍在西邊山坡上跑,還在兩山之間拉的繩子,人從繩索上滑來滑去。"石堰寺西邊一山叫雙坪寨,高約700米,山頂上有原軍校操場。立冬那天,我和小肖(武鄉派出所民警)從南坡上山,滿山松林沒有住戶,山上雜草叢生、枝葉滿地,我們幾次尋找道路。途中多處可看出原開鑿道路的痕跡,有的寬至兩米,有的石塊砌墊。估計有三公里路,我出了幾身大汗步行90分鐘后上到山頂。赫然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巨大石條砌成的石門,入內可見東西兩百余米長、南北寬40至60米不等的平地,總面積約5千平米,如今長滿了生機勃勃的松樹和頑強的雜草,北邊陡坡至溝底約300米,是當年山地訓練的主要場地。

           

          作者實地走訪

          下午,斜陽西下,碧空如洗,山風徐徐,松濤陣陣。在山頂操場眺望石堰寺,只見公路平寬如帶伸向漢中盆地,田疇如織,白墻青瓦的民居團簇如花,炊煙裊裊,犬吠牛叫,一派田園風光!靜極生思,心緒馳騁,突然仿佛耳邊響起了"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的歌聲,眼前浮現了陋衣草履的年青軍人穿越歷史風云而來,持槍健步如飛、翻山越嶺……。望著滿目翠綠的漫山遍野,還有走過的密林、陡坡、小路,我想起《左傳》名言:"篳路藍縷,以啟山林。"四顧蒼茫,回想悲壯,青山有意留忠魂,碧草無言對夕陽。往事并非如煙,歲月確實如歌!抗日戰爭,是國人心中永不磨滅的印記,是中華民族最慘痛、最危急、最深重的劫難,是中華兒女驚天地、泣鬼神的偉大壯舉!也是世間最悲壯的巨大代價的勝利!黃埔軍校一分校的石堰寺,遍地故事,滿山榮光!青山不老,精神永存!

           

           

          作者探訪山頂操場

           

          【作者檔案】李振峰:大學文化,漢中市公安局退休干部,喜好文史,退休后撰寫文章70多篇,在中省市媒體發表80多篇(次),其中省級報紙刊發專版20多次。

          責任編輯:xhw021

          上一篇:《漢中民俗》——迎春花鼓

          下一篇:沒有了

          • 最新資訊
          • 熱門視頻
          • 縣區新聞
          A级高清免费毛片av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