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5winc"><wbr id="5winc"></wbr></rt>
<tt id="5winc"><source id="5winc"></source></tt>
<listing id="5winc"><b id="5winc"></b></listing>

    1. <bdo id="5winc"></bdo>
      
      
          <bdo id="5winc"></bdo>

          熱門關鍵詞:   一帶一路??旅游??學霸練成記??漢文化??同城活動??

          王世鏜 三百年來筆一支

          2020-05-11
          來源:興漢網
          人瀏覽 ?? 評論 ? ??

          (李振峰/文)王世鏜(1868-1933)是從漢中走出的中國近代書壇章草大師。三千多年來,中國文字逐步由繁到簡,書寫也由慢到快,實用性與藝術性的結合日漸突出。秦除小篆外,還通行隸書。漢代除隸書外,草、楷、行書從隸化出,逐漸諸體齊備。草書初興,名曰章草。庾肩吾(南朝文學家)《書品》說:"章書起時,解散隸法,用以赴急。"何為章草?一說施于章奏;二說黃門令史游作書《急就章》;三說漢章帝詔章奏許用。章草脫胎于漢隸,規矩中有灑脫奔放,靈活中蘊端嚴大氣。筆畫相連,字字區別,收筆處多有挑法,通篇觀賞顯有隸意。書法史上,史游、索靖、杜度、崔瑗、崔寔等,均為章草名家;張芝《平善帖》、陸機《平復帖》、吳皇象《文武帖》、索靖《出師頌》、《月儀章》等,均是章草名帖。章草極富變化、難以把控,加之受"上好下甚"、科考體例、今草出于章草而"任筆興所致,不害為佳"(王世鏜語)等影響,后世漸衰,至明時宋克、宋廣(章草大家)之,草漸行漸遠,幾近沉寂。

           

          甲午海戰后,日本書界叫囂其章草水平已非中國人能及了。此說在中國書法界引起震撼,但站上藝術之高峰,絕非易事!為書法尤是為章草而生的王世鏜應時而出,為民族書法的發揚光大和崇高地位作出了卓越貢獻!筆者無意拔高王先生,《毛詩·大序》云:"在心為志,發言為詩。"《左傳》說:"詩以言志。"王先生慨然賦詩:"佉盧飛舞遍人間,片甲已從東海還。赴急原非無國字,漢章雅命合重頒。"經幾十年潛心苦研,王世鏜書法藝術和理論,在全國高豎標桿,重現了章草絢麗輝煌!近代書壇巨擘、國民黨元老于右任評價:"古之張芝,今之索靖,三百年來,世無以并"。中國書協副主席、書法家、書法理論家鐘明善說:"于老稱王世鏜的章草書法為'三百年來筆一支'是中肯的,他對草書筆勢、草書源流、草書結字規律都有很深的研究"。1993年,臺北舉辦大陸書法家作品展覽,國民黨元老、時近百歲的陳立夫到場觀看并動情談及當年王世鏜書展轟動南京的盛況,由衷感嘆:"王世鏜算得上是以章草揚名海內外的大家!"1994年,由國內書法權威編選、北京出版社出版了大型精裝本《中國章草名帖精華》,認定了漢代以來的二十位章草大師,王世鏜是近代唯一入選人。

           

          王世鏜書法成就首先源于他一生視書如命、研習探索!還得益于一個家庭、一處地方、一位伯樂。1868年,王世鏜出生于天津一官宦家庭。祖輩世代為官,"學而優則仕"是不變的家風路徑。王世鏜自幼好學、天資聰穎,天津所發生的英法聯軍入侵、建立租界、"天津教案"、"義和團"、"八國聯軍"等國恥事件,給王世鏜慘痛深刻、伴隨終生的記憶。年輕的王世鏜與維新人士譚嗣同、唐才常多有往來,王還可能參加了"公車上書"。他參加科考"策問"和數理成績突出、思維新銳,被考官"疑為新黨"不予錄取。此時王已而立,娶妻生子。正當"戊戌變法"失敗,新黨被殘酷鎮壓。王本有嫌疑,可能陷于災難并殃及全家。1902年,王世鏜投奔安康縣令兄長王世瑛。官宦家庭使他積淀了豐厚的國學知識,喜愛書法的他還研習了戰國簡牘、秦篆漢隸、北碑南碑、晉行唐楷等和章草名帖,為登上高峰打下了堅實基礎。成就王世鏜的這一處地方就是漢中。王至少1903年初就到了漢中,1999年,著名作家王蓬先生發表《墨林風云》,文中說留壩縣張良廟有時任漢中知府王公亮撰、王世鏜書的一幅對聯:我愿從游,托跡行將尋紫柏;世方多難,授書何處尋黃公。此木刻楹聯至今尚存。王到漢中,也許是求職,也許是游學,也許到鳳縣雙石鋪主持榷稅來往經過。據《書法研究》(1985年3期)介紹,1903年王和沈尹默在西安相遇,臨別王給沈送名帖《爨龍顏碑》。張良廟對聯和王沈西安相遇這兩事,說明王的書法當時已很有名了。那段時間王世鏜曾在鳳縣雙石鋪主持榷稅,始終時間無從考查。雙石鋪舊時屬陜甘蒙川古道、商旅樞紐。雖處要津,但地居秦嶺深處,陋房人稀、艱苦孤寂,對于從天津商埠、熱鬧都市來的王世鏜,不啻為天壤之別,可能就在這時王先生沾染上了鴉片嗜好。

           

          1912年王世鏜出任民國定遠廳(鎮巴)知事,廳志載,他對山形水勢考查,發現河心高于城池,一旦洪水暴漲必遭水患。遂組織民眾加高河堤。未完工王被調離,新任知事請教治河,王世鏜寫下李冰治水名言:深挖灘、低鑿堰、遇灣削角,逢正抽心。新知事刻碑豎立龍王廟。2014年鎮巴縣教師進修學校梅冬盛校長尋到王世鏜題刻舊木匾一方,大字"功深治安"雄渾有力,是獎給稽查官周開治的。梅校長還查錄了周開治墓志文字,證實為王世鏜手書。據王蓬先生考證王世鏜"分別于民國3年、5年,即1914年、1916年擔任褒城縣知事和西鄉縣代理知事(僅3個月)。1916年鎮巴改廳為縣,王世鏜再任知事,于1918年離任。"兩到鎮巴任知事,是王與山城的難解情緣。1917年,他經苦心研習對托名王羲之的《草訣歌》提出意見,完成了心血之作《增改草訣歌》(即《章草草訣歌》),此為他章草第一個高峰。時由鎮巴鄉紳張澄亭出資刻石,可惜"石粗工拙",拓20余冊后廢棄。由于王世鏜書法太好,百年書壇無人能出其右,建國前后還兩起風波。1925年,此拓本被閩人卓君庸除去標題款識印售,偽托明代人所書,反誣王世鏜"竊為己有"。孰料1987年天津古籍書店又據卓氏版本印售,經鐘明善先生和漢中書法名家徐毓泉(其父徐澤生是王世鏜書法好友)、鐘林元先生等公道辯誣,1996年2月,天津古籍書店刊印《說明》,至此,長達70年的離奇案方落帷幕。1918年后,王世鏜脫仕,在漢中蓮花池畔定居專門研習書法,如他自述:"不在軍閥,又非故客,文字生涯,聊樂我意!"他從文字起源到歷代諸體碑帖細研,并苦習書藝。20年前,86歲的趙介明(漢中書法名人與王世鏜有親戚關系)對王蓬先生說:"都說王世鏜名氣大,書法不得了。人家下的啥功夫,棄官賦閑,他閑得住吧!成天關門面壁練字。他還節約,一般不用宣紙。過去有一種黃紙,很便宜……他一買就是幾挑,碼到屋里一人多高,沒多久就寫光了,還是兩面都寫,就再買幾挑再寫,那才真正叫池水為墨,不休不輟!"王世鏜絕非單純臨帖練字,更非修身養性,而是窮盡心力,追根溯源、辯疑正謬,外師造化、內得心源,振興章草、重現輝煌!王世鏜才學深厚、眼界很高,心志所系、非同尋常!他論書詩兩首可見其志:"不經意間妙天然,豈在規矩點畫間;讀得奇書千萬卷,自能言下悟真詮。""眉目分明形質完,無源水怎作波瀾;才知書法獨推晉,換骨先由漢轉丹。"1928年,《稿訣集字》由王親手以章草寫出,全文308句1500字,是他反復推敲、數百次書寫而成的。大作一出,好評如云!漢中道尹阮貞豫主持,其幕賓程履端籌資,精選石料、刻匠,并請漢中書法名流沙品三、張士如、岳淵亭、杜勉常、王韞山、胡介人、張叔亮、徐澤生、程履端等9人注釋。刻石鑲嵌于城北啞姑山寶峰寺內。因遠離市區,躲過了日本侵華飛機轟炸和"文革"災難。1978年,完整移嵌于漢中博物館碑廊。1989年,陜西美術出版社精印出版。《稿訣集字》問世,是王世鏜登上章草巔峰的重要標志!環顧海內外,已無人能達此造詣了。

           

          王世鏜選擇漢中定居,可能因三:一是漢中有石門十三品。公元63年漢明帝下詔鑿通褒谷口長達15米的隧道,時稱石門。官吏、文人題詠鏤刻石門內及附近山崖,多是書法精品。當年,王世鏜看到是兩千年來的百方原始摩崖,他心情之激動,今天的我們難以想象。任褒城縣令更是咫尺之遙、近水樓臺,肯定多次光臨、俯仰撫摸、吸取精華。王世鏜看到"石門頌"、"大開通"、"石門銘"這些漢隸極品后,由衷感嘆:"方窺得漢魏嬗遞之源。"二是漢中有好環境。除良好自然環境外,漢中歷來文事昌盛、書風較濃,除上述9位之外,交好往來的還有王復忱、陳介明、陳竹朋、何挺警、張敏之、文伯之、高道天等一大批文化名人。還有漢中道尹阮貞豫等官員,尊重王世鏜書藝人品,長期相處融洽。三是王世鏜賦閑多年還有三子二女,家道中落、窘迫拮據。 于古任先生是王世鏜的伯樂。是于公使王揚名天下!于右任(1879-1964),陜西三原人,辛亥革命功臣、國民政府監察院院長,周恩來總理稱其:"有民族氣節,為人公正。"于公是近代碑學書法大師,于初見王《章草草訣歌》認定是古人所為,今人斷無此手筆!后知是漢中王世鏜所作即邀王到南京。說法有二,一是聽外甥周伯敏(時任陜西省教育廳廳長,又恰是王世鏜的侄女婿)說明后電邀王赴南京;二是托南京張熙園專請。兩說可能都實。1933年一天,于右任先生到瞻園路張熙園店,看到王世鏜《章草草訣歌》,張熙園拿出王與他聯系的信封(上有漢中道南鄭蓮花池九號住址),于老當即托張代請。于公次日給張1600元,500元為往返路費、500元補償停業,600元給王世鏜作贄敬之禮。于老還電話請漢中駐軍旅長段象武轉達懇請之意。王世鏜非常高興當即還向段送了書法作品(漢中書畫家王春貴收藏)。張經褒斜道(時無公路)到漢中,病中的王世鏜留張住家中數日,后攜長子瑕吾、女瑕云與張熙園經褒斜往南京。到南京下榻臨江飯店,電話聯系后次日到于公館。于公稱王老師,王肅立說:"先生與魯生年雖相若,但魯生德望過淺,謬許朋友已屬僭越,請直呼世鏜為宜。"于公說:"恭敬不如從命,我倆人就結為良友吧。"不幾日,于公舉薦王為監察院秘書,月薪300元,每月只上班幾天。長子王瑕吾安排在審計部任會計。于公盡出所藏書法名跡供王觀研,王眼界大開。于公還為王舉辦書展,政府官員及各界人士爭相觀摩,車水馬龍、交通堵塞,展品全都售出!王先生為報于公知遇,精心以章草書寫了《于母房太夫人行述》,于公精刻石碑(現存西安碑林博物館)。王世鏜傾心思考之后,再次創作并親書了第三部專著《改定章草草訣歌》(可惜不知手稿下落)。

           

          王先生南京七個月十分勞累,當年10月病倒,11月4日安詳辭世。于右任先生親擇墓地并手書碑文,葬于南京牛首山清代書法名家李瑞清墓側。抗戰期間,日軍竟毀墓掘墳。文革后,王先生之孫王智量(著名翻譯家)修墓樹碑,重安先生之魂。漢中沒有忘記王先生,王蓬、徐毓泉、王景元、鐘林元等多次撰文紀念。鎮巴胡氏文化公司胡明富總經理擬建館塑像,前日筆者和胡總專到王先生銅像制作現場進行了審商。今年是王世鏜誕辰152周年,這里抄錄于右任先生1935年挽詩兩首,以為紀念:三百年來筆一支,不為索靖即張芝。流沙萬簡難全見,遺恨茫茫絕名詞。 多君大度邁群倫,得毀翻欣賞鑒真。一段離奇章草案,都因愛古薄今人。注:本文參考了王蓬先生著文《墨林風云》,在此說明并致謝。

           

           

          【作者檔案】李振峰:大學文化,漢中市公安局退休干部,退休后撰寫文章70多篇,在中省市媒體發表80多篇(次),其中省級報紙刋發專版20多次。

          責任編輯:xhw021

          上一篇:李振峰:天臺山賦

          下一篇:沒有了

          • 最新資訊
          • 熱門視頻
          • 縣區新聞
          A级高清免费毛片av无码